二月- 语

图片-网络      文字-Keyong      2013-2-28

 

这座城,又刮起了风,刮来了春天,刮走了二月。

漫天飞舞的尘土,整个城市的街道没有多少人,显得如此的凄凉…… 不禁被这人烟稀少,漫天灰尘的画面感动,我想,我真的是一个奇怪的人。

 

28天,算是一年中月份最少的一个月。但,它无比的精致,我说。没有任何一个月可以与他争锋。

它结束了新年的喜庆,让一切在平淡中稍然开始,它让严冬远走,让春意拂过鼻尖,让温暖的阳光散满每个角落,亦是它,即使刮风,也不再像寒冬那般凛冽。看吧,时间就是这样一分一秒随着四季消逝了……

还是它,无论之前的岁月多么地凌乱不堪,都会对接下来的年岁充满希望,不是吗?

 

于是,我,再也不会像去年那般牵绊;闭上眼睛,好多熟悉的味道也变得淡了好多。远去的东西,总是会越来越远,对吗?

也许正如莫言所说:假如你想要一件东西,就放它走。它若能回来找你,就永远属于你,它若不会来,那根本就不是你的。

谁在夜晚害怕腐烂?谁在陌生的房故作勇敢?

一月 – 语

图片:网络    文字:Keyong      2013/2/1

 

零时,零分,零秒—— 一月结束了。

WEATHER & QIR:

城市的污染再次让人全副武装,街道少了那么多喧嚣……

发展中的城市永远会带着各色各样的面具:不可改变的污染、永远拥堵的交通,还有那一张张被岁月印上记号的面容。

今年的雪远比去年的多,我小心翼翼地走在街上,上次摔倒的阴影依旧留在心中,就这样自己默数着:一步,两步,三步……

看着桥下的河,冰雪依旧覆盖,少了些自然的生气,我这才意识到,原来,寒冬被没有渐远,只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天气让人们依旧体验着冬天的冷。

好久好久没有像这般关心过天气,只是觉得只有阴天才是属于我的,那么,今天可以算在其中。

 

REFLECTION & FUTURE:

跟女孩见面,听不一样的故事,不一样的人生,觉得自己是何等的渺小,小到一不小心就被这冷空气稀释了一般。

女孩,要去远方求学,多好啊,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不顾一切,抛下所有的。

那,将来的我,会是什么样子呢?

不经意间,看到街上一对情侣在寒夜为对方带上暖和的围脖,那会是将来的自己吧?!

拐角,西式餐厅门口男人手拿一束鲜红鲜红的玫瑰,女人小鸟依人地跟在后面,那束玫瑰,在有雪的寒夜显得那么地耀眼,那么的有生命力,那会是将来的自己吧?!

迎面,一个,两个,三个……  一个人走在街道与我擦身而过的人们,毫无顾忌的埋头赶着路,那会是将来的自己吧?!

好像,想到将来的时候,永远都有一个点,这个点,需要很大很大的勇气才可以突破。

 

SILENCE:

整个的一月,那么地沉默不语;

也许,有些歌不会倦,有些人不会见。

早已经遗忘把自己丢弃在了哪里,所以想要找回的时候,自然而然地毫无头绪,我有些不明白,就像井底之蛙永远无法明白天空之辽阔那般。

看吧,一月结束了……

好像没有眨过一次眼睛,但,很遗憾,也没有看到过一次色彩斑斓的风景。

‘默’是对生命的诠释,‘哑’是对生命的搁浅

图片:网络   文字: Keyong        2013/1/28

有那么多人恨死时光这个无声无息的家伙,把一切变得无味,把我们拉来现在。

又是一段被搁浅的时光,到头来,依然空空的,竟然发现,“默”跟“哑”竟然有天壤之别。

前者是一种选择,后者是一种被迫。

 

我是个念旧的人吧,我想。至于怀旧到什么程度,从来没去想过。

间或,会对往事少许的怀旧一番,只记得那时的自己让如今的自己在尴尬之余觉得,还是成长了。只是有些时候碰触到最敏感的神经之后会变得无法收拾,最后的最后还是会笑一笑,对自己说:我们看一看!

偶尔,会对对一首一首的歌稍稍怀旧,就这样貌似由怀旧组成了生活的每一首歌曲,一首歌把一切拉回到当初,或许这是为什么总有些歌一直听,一直听,也不知疲倦。

不定,会对那些已经走远的人怀旧一番,永远都是一张一张微笑的脸;但,也好像永远隔着一堵墙,里面的人走不出去,外面的人进不来。

那些在生命或者生活中远走的人啊,会不会在某些时候想起我呢,只是某个时候。

 

巧合地重拾旧地,看着变了模样的一切,心稍稍地抽了几下,站在之前经常呆的角落,回忆满满的,都没有忘记,每一张画面都在脑海里,依旧地清晰,只是后来生活里面少了很多的陪伴。有那么多的人,再见等于不再相见。

那些远走的人,像是一本本已经看完的书,只是故事的主人翁并非虚构,是我,是你,是我们。从见面到走远,像是一个故事的开头和结局,之后再到珍藏。

 

有的时候以“默”自居,把所有的一切放在心里,慢慢地体会,觉得还是被生活赋予了很多。

有的时候“哑”只是短暂的停留,默许之后,生活就在那一刻又开始继续了。

月未满 · 我站在分割线的中央

图片:网络      文字:Keyong     2012/12/28
是什么让人在寒冬变得如此哑言?
{ 渐渐地发现,最近的自己更像是一只猫,而我 – 并非一个喜欢猫的人。}
我知道哪些慵懒的依恋是一种奢侈,那样静静地躺着,似睁非睁的睡眼,不屑一顾的环视是对生活的毫无眷顾。即便是这样,我依旧想回到之前蜗牛般地自己,总觉得,我会到达,不是今天,亦不是明天,是将来的某一天。
于是,我站在被生活分开的一条线上,仅仅地把之前的自己放进脑海,以为现在的一切只是一场闹剧。
{ 一切的拥有被一条线割开,包括那些本该归零的记忆。}
生活有太多的重复交错,所以很难忘记应该归零的记忆吧?我想。
我是一个拾荒者,舍不得那些陈年旧物,早该丢弃的应该让他灰飞烟灭了吧?
于是夹杂着现实的生活,慢慢地觉得,没有什么可以紧紧地握在手中,包括那些深藏已久的记忆。
{ 地球把每个人隔开,于是有了“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你那里是夏天,我这里是冬天。
我们都很好,都很好,只是那里很热,这里很冷。却,过着一样的节日,一样的每一天,没有雪的圣诞很是奇怪吧? !
好想,只是站着,站着,没有任何的拉扯。
月未满,年将过,我站在分割线的中央,所有的一切被心隔开。
记得,去年的冬天也是很冷,我离开了一些人,又遇见了一些人,而遇见的这些人,现在又不再相见了,你们还好吗,过得怎么样?
我可以画一条线,然后站在中间,不回想,不凝望,只是眷顾着一场戛然而止的默剧。
看吧,又站在了分割线的中央,而又久久地这样哑言。

 

十一月 – 语

图片:网络   文字: Keyong     2012-11-30

十一月的第三十天,十一月的最后一天。
很久很久之前,常常在每个月的月末写下:这个月的最后一天。这一直是我计算时间的方式。
{十一月季节&天气}
整个的十一月,好像跨越了两个季节吧,突然从深秋到了初冬,但,依旧有着充足的阳光,洒满在每一个角落,原本以为这个秋季会无比的漫长,很难熬过去的,然而,恍惚间,悄然消逝了;还没等我收拾一下心情,还没等我掰指计算一下又经历了多少你好与再见,久别与重逢,叹息与长夜。
只记得,天稍稍变得冷了,心埋藏得越来越深,怕是冬眠了吧!
{十一月的碎碎念}
… 生活中的点滴,有些时候,一个很好很好早上,会被一些无法触摸的定局所困扰,扰乱,是自己的错,我觉得。
… 又是那种无法言语的感觉,长期的,周而复始的被整个思想和身体体验,却总是说不清楚,只是想去更广阔的地方,在那儿遇到你。
… 风,把枯黄的叶刮得满地皆是,漫天飞舞,这才发现,哦,冬季了,只是这样。
… 只看见,秋叶追随的车尾,像调皮的孩子般游戏。
… 在想:也许人从来到人世间的那一刻就被赋予了很多很多故事吧?
…喜欢坐在出租车里一边看书一边听师傅喜欢的广播,阳光从窗外透进来,温暖了整个心。
…相遇,真的很奇妙,但,并不是每次的相遇都很美丽。
{十一月的再相逢&继续}
一直继续在赶路,生活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有些时候,会想起你们每个人。
是不是每个无比惬意的瞬间或者相聚的喜悦会随着时间慢慢慢慢地老去,老到我们彼此忘记了彼此。
我应该永远不会忘记吧,我跟自己说。
发现:岁月带走了很多美好的相遇,值得还念的是那些深深藏在心里的,我遇到了你们,所以我把你们都放在心里,如果需要,我会把属于我们的找出来,再次珍藏,我想。
继续吧,我说。
过完了整个十一月,跟十二月说:你好!

嘘!

图片:网络 文:keyong
瓢泼般的大雨洗刷了整个城市,
霓虹灯下拥挤的交通,街上的人寥寥无几,
就这样整座城市越发显得寂寥。
想去一个陌生的国度,那儿可以没有太多的人,
但一定要有Cafe,
可以没有阳光,但一定要有细雨,
可以谁都不认识,但一定要有拥抱,要有想念。
雨—— 一直没有停,
夜—— 很静
一些熟悉的音乐在耳边响起。
就这样一切过去了。
只留下—— 明天的自己。

天气-手机以及其他

图片:网络   文:Keyong        2012/6/27
 
Weather 天气:
有的时候跟不一样的人聊天,聊到各自喜欢的天气,很多人都认为喜欢阴天的人,内心是昏暗无光的;但,也许喜欢阴天的人是更渴望找到一丝内心的安宁与平静吧!
北京这几天的雨越来越多了,感觉自己身在南方。雨,时下时停,没有间断过。记得以前一直觉得,雨—— 只会为前路增添几分泥泞,未曾感觉的到原来在一个极度干燥的地方雨会成为一种渴望,一种发自内心的期待。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渴望看雨,听雨的人到底有多少。
和很多来自英国的人聊天,谈起雨天,每个人稍微都有些抱怨的情绪,是啊,在那个经常下雨的国家或许雨水会成为一种负担,到处湿湿嗒嗒,让周围的一切“不成体统”;很多时候,脑海里面经常会有一个关于雨的画面,在某个城市陌生的街角存在着一家惬意的Cafe,捧着一杯热咖啡,透过透明的玻璃看着在雨天下撑着伞匆忙赶路的人们。就是这样的一个画面像一部老电影般不断在脑海循环播放,久而久之,便变成了一种挥不去的记忆。也许将来的某天,会在现实中找到记忆中的碎片。
Cellphone 手机:
一直不是对功能多的手机特别情有独钟,觉得一部电话,只要可接可打,可收发短信便足以,所以我的第一部手机已经伴随我六年了,朋友劝我换一部新的吧,而我只是笑笑,答案永远都是一样的:等它“离开”我的时候,我就会“另求新欢”了。
手机里面存了不少人的电话号码,但是偶尔无聊信手翻出电话薄,常常联系的却寥寥无几,但,有的时候也会接到长时间不曾联系的人发来的问候,打来的电话,有些惊奇和意外。我们生活在都市是否因为忙碌忽略了很多人,或者因为忙绿,被忽略了很多次?
书:《l’Insoutenable légèreté de l’être》-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读书—— 是一种习惯,是生活中的一部分。
很少收到礼物,像这样一本书作为礼物甚是少见,也很少看书看到一半就搁下了。这本书讲述了太多的爱情和背叛,朋友对我说:这本书适合经历了婚姻了人来看,你没有太多生活的经历还是先放下吧,等有了更多的经历再来看。于是,便这样做了,也许是真的,如果可以感同身受一本书便更有价值了。或者,真的是要等自己背叛了或者被背叛在继续这些故事?其实,是可以读完了,但真正的意义又何在呢?但,始终记得书中的几句话,让人觉得相遇,相知,相爱是何等的艰难,每个人都会遇到生命中那个人吗?—— “ 假若人还年轻,他们的生命乐章不过刚刚开始,那他们可以一起创作旋律,交换动机,但是,当他们在比较成熟的年纪相遇,各自生命乐章已经差不多完成,那么,在每个人的乐曲中,每个词,每件物所指的意思便更不相同。”
发现:生活是那么的琐碎,天气,手机,阅读,三种截然不同的宇宙物质组成了每一天,若不是一些文字的记录或许永远都不曾发现一些遗憾。过往的,总是过客一般匆匆去也,徒留一些气味,一些画面,一种期待在心中;相信:时间会让人淡忘一切!
和很多来自英国的人聊天,谈起雨天,每个人稍微都有些抱怨的情绪,是啊,在那个经常下雨的国家或许雨水会成为一种负担,到处湿湿嗒嗒,让周围的一切“不成体统”;很多时候,脑海里面经常会有一个关于雨的画面,在某个城市陌生的街角存在着一家惬意的Cafe,捧着一杯热咖啡,透过透明的玻璃看着在雨天下撑着伞匆忙赶路的人们。就是这样的一个画面像一部老电影般不断在脑海循环播放,久而久之,便变成了一种挥不去的记忆。也许将来的某天,会在现实中找到记忆中的碎片。
Cellphone 手机:
一直不是对功能多的手机特别情有独钟,觉得一部电话,只要可接可打,可收发短信便足以,所以我的第一部手机已经伴随我六年了,朋友劝我换一部新的吧,而我只是笑笑,答案永远都是一样的:等它“离开”我的时候,我就会“另求新欢”了。
手机里面存了不少人的电话号码,但是偶尔无聊信手翻出电话薄,常常联系的却寥寥无几,但,有的时候也会接到长时间不曾联系的人发来的问候,打来的电话,有些惊奇和意外。我们生活在都市是否因为忙碌忽略了很多人,或者因为忙绿,被忽略了很多次?
书:《l’Insoutenable légèreté de l’être》-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读书—— 是一种习惯,是生活中的一部分。
很少收到礼物,像这样一本书作为礼物甚是少见,也很少看书看到一半就搁下了。这本书讲述了太多的爱情和背叛,朋友对我说:这本书适合经历了婚姻了人来看,你没有太多生活的经历还是先放下吧,等有了更多的经历再来看。于是,便这样做了,也许是真的,如果可以感同身受一本书便更有价值了。或者,真的是要等自己背叛了或者被背叛在继续这些故事?其实,是可以读完了,但真正的意义又何在呢?但,始终记得书中的几句话,让人觉得相遇,相知,相爱是何等的艰难,每个人都会遇到生命中那个人吗?—— “ 假若人还年轻,他们的生命乐章不过刚刚开始,那他们可以一起创作旋律,交换动机,但是,当他们在比较成熟的年纪相遇,各自生命乐章已经差不多完成,那么,在每个人的乐曲中,每个词,每件物所指的意思便更不相同。”
发现:生活是那么的琐碎,天气,手机,阅读,三种截然不同的宇宙物质组成了每一天,若不是一些文字的记录或许永远都不曾发现一些遗憾。过往的,总是过客一般匆匆去也,徒留一些气味,一些画面,一种期待在心中;相信:时间会让人淡忘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