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里Cafe

与两个表弟,在这个咖啡店坐了一下午。

好像小时候之间的打闹是昨天的事情。

不曾知道,家乡有这般复古而又小资的咖啡店。

故里

故里,是心累的时候回去的地方,同样也是走出来后难得回去的地方。

故里,有山,有水,有微微的风。

也有那些可爱的亲人,每次回去都用笑脸和问候欢迎我回去的亲人。

安好,初秋!

00:00/00:00

突如其来的一场雨,整个城市进入秋季,街道看不到拥挤的人群,我抬头看了看天空,只有月亮在跟我微笑。我在季节里看那些文字,听那些音乐,那些足够让我安好的一切,世界变得很静,自己的呼吸声也听得一清二楚。初秋了,我换上了长袖上衣和长裤,再次收起了那些夏装,好熟悉的场景,总是这样一年又一年,把衣服放进衣柜的时候,突然难过了一下,总是在秋季到来的时候酝酿各种情绪,我觉得我还可以度过,如此安好。

从来没有在假期时奔向某个向往已久的地方,我把日子过得很淡,连做饭时多放了油盐都会在心里责备自己几句:这样可不太好。想来,我也没有向往的地方,我最向往的地方是在自己心里面,每天睡前无悔,便已足以。一直要的都很少很少,只要睡得着,吃得下,觉得便是福气。

这座城市总是在长假期间变得格外寂静,偶尔有老人,情侣,小孩在街道穿梭,经过他们身边我总是格外小心,好像我是空气中自动带来的一粒尘埃,本该在缝隙中与他们擦肩而过,秋风微凉,于是又稍稍难过了一下。

早餐,很简单。

我应该恭喜自己吗?开始咖啡了,要不是速溶,要不是加了很多很多牛奶的黑咖。很久不再喝咖啡。想念的味道,很浓,很浓。

清晨睁开双眼,总是在7:20左右,有时太阳会透过窗帘照进来,有时会遇到阴天,不见阳光,也没有云彩。在心里默默祈祷一些后,洗漱,开始了忙碌的一天。

把牛奶热上,把切片面包放进面包机里,烧水。1分钟之后面包考好,3分钟之后牛奶加热到55℃,再过一分钟,热水也已经烧好。接着,是满屋的咖啡香气。

窗外,偶尔有车辆来来往往,地铁也开始运行,整个世界在这个初秋显得如此安静,楼道里没有任何声响,偶尔有风声,偶尔有鸟鸣,偶尔手机振动着发出沉闷的声响。

我开始喝咖啡了,在这个秋季,我想这是值得庆贺的一件事情吧?

读书,学习语言是每天的必修功课,越学觉得自己知道得越少,之前看到这样一句话:书越读越薄,书也越读越厚。我觉得书是丰富自己思想,精神和找寻自我的毕竟之后,小的时候不喜欢读书,现在是觉得时间不够来读书,生活总是在弥补之前落下的,时间相对来说对谁也都公平,这个世界要你还,迟早会要你还的。在秋季,安静的看书,对我来说是最近最好的消遣,我读那些文字,学那些语言,想着总有一天,会找到真我,那个历经千辛万苦后,自己纯真的模样。

一切都很安静,书里的文字也很安静,他们讨论关于那些生与死,爱与恨,金钱与自我。一切都很安静,像是生与死同样可喜可贺。

初秋的天气,偶尔还有蓝天白云,有时往窗外望去,看看蓝天,我想家乡会不会是那个方向,突然难过了几秒。

夜晚,临睡前,总是会喝一杯热热的牛奶,这个习惯是从记事起就有的,即使是炎炎夏日也会是一杯热牛奶。特别在秋季,睡前的牛奶总是香甜。最近,加了两次巧克力在里面,别有一番味道。

夜,随时风声变得越来越漆黑,楼道里依旧没有任何声响,白天也是如此。汽车飞驰的声音在夜晚略显刺耳。“喝了这杯牛奶该入睡了”,我在心里默念。想起小的时候奶奶会给我热牛奶,她去世之后,母亲会给我热牛奶,而现在每次回家是父亲端着热热的牛奶递给我。他们一定觉得我还没有长大。我觉得应该是这样,因为我也好像一直觉得他们未曾老去。

初秋,一切都还安好,一切都在安静里度过,我把那些可以慰藉心灵的文字记录下来,这样来锻炼思想的力度,什么都需要锻炼,身体,思想,灵魂都是如此。

夜,已深。

我要开始另外的征程了,新的征程里,有失去,同样肯定也有收获。初秋,一切都在没有打扰下慢慢变得顺理成章。

初秋,我有咖啡,我有书,我牛奶,我还有重新开始的勇气。

晚安,初秋,谢谢你让我安好。

洋葱生活

00:00/00:00

我想过了太久,太久之后的情绪被酝酿在每个细胞,思前想后,关于过往,关于将来,关于生活以及关于生命。以为时间可以打发走所有所有的情绪,但,依旧在心里,直到切完一颗洋葱后,眼里充满泪水,才意识到原来生活需要化解,和别人化解,也和自己化解,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是自己洋葱太辣,还是当时哭了。记得之前看到一句话是这样说的: Life is like an onion. You peel it off one layer at a time,and sometimes you weep. 我们一边剥开生活的表层,一边感谢生活赋予的所有,一边失去,一边成长,然后在成长的每一天慢慢老去。

一直喜欢在一个人的时候听一些安静的音乐,喜欢清醒地想一些事情,听着窗外汽车一辆一辆驰过马路,心想:还好,有这样的音乐。因为我知道,此时此刻,世界上还有好多好多的人在外面为生活奔波。比起前几年,心里变得柔软了许多,以前是腼腆,现在变得稍许有些直接但又柔软,是发自心里的那份温柔,是稍许懂得些生活之后的沉淀,依旧在学习的路上,关于人生,学习没有尽头。就像我们一层一层剥开洋葱后,我们流着泪但还得依旧继续赶路,失去和得到同样多。

要不是处于休息的状态,我想也不会有时间回大学里看看,毕业之后再也没有回去过,记得上次回去的时候是拿毕业证的时候,约好同学一起去,记得那天走路去地铁依旧笑得那么没心没肺,不曾预料到以后发生的种种,回想起来那一天,路上遇到了一个外国人,我用英语给他指明了方向,后来我想以后还是会从事跟语言有关的工作吧,自己是对的,我也一直没有放弃学习语言。那一天,坐上了地铁,那个上了四年学,到毕业的时候才开通的地铁,还好,最后赶上了。上学的时候自己努力着,现在依旧是,虽然生活没有太大的进展,但经历总是会给以后的路带来点什么,我没有经历过被老师批评,也没有经历过被领导斥责,更没有经历过被同事排挤,我觉得我是幸运的,最起码,我也在用言行影响着周围的人。记得去取毕业证的那天,虎哥依旧着往日的严肃,花儿和我笑了一路。要是,我能预料到我们的学校不复存在,那么,那一天我会不会再待久一点。因为想记住每一个走过的地方,那些自己努力过的地方,那些早起晨读和夜读的地方。

去学校的那一天,我是安排了面试的,因为就在大学附近,所有我想回去看看,其实,我一直想回去看看,毕业这么久,和那么多人走散了,而我还在这座城市,看着这座城市和我一起成长。我不曾想过离开,就像我不曾想过回头一样,我一直说这里不是终点,而是起点。但,那么多遇见,终究败给了时间,我们在时间里失去,在时间里偶尔回首,在时间里怅然所失,在时间里和自己赛跑,最近这几年我停了下来,开始和自己对话,开始关心自己,开始看自己想看的书,当然也学自己想学的语言。面试的那一天,情绪有些激动,从开始的激动到感动,再从感动到慢慢地平静,出了地铁看到路旁的那两排苍天大树才意识到我真的回来了,接着那些画面也回来了,像放电影一般,那些同学们和老师们的脸一一浮现在眼前,曾几何时一个人或者和谁谁是早晨还是黄昏走在道路旁边谈笑风生都依稀记得。那天路上的人不多,干干净净的,偶尔有车辆驶过,我的心慢慢地在融化,融化成了我无法用语言形容的一种感觉,不是激动,不是感动,不是喜悦,不是难过,好像是貌似混杂了这些种种。

面试的那家公司对面是一所国际学校,学生们在操场上踢足球,偶尔有几个老师信步走在操场上耳语,初秋的天气不再炙热。风微凉,天空湛蓝湛蓝的,为什么上学的时候没有多看看天空呢?我埋怨自己说。走在人烟稀少的路上,和陌生人擦肩而过,我想他们也都有自己的故事吧!我仰头看了看天空,嗅了嗅空气里的气息,就这样继续赶路了。

学校的对面是一个营子,里面有很多饭店和小商店,有时候会进去吃饭或者买些日常用品,现在依旧没有变,只是商家换了好多,没有之前热闹,记得上完大二的那个学期,放暑假之后,学校统一把我们的行李装上车,统一搬到新的校区,搬家之前,舍友们一起去聚餐,一起照相留恋,搬到新的校区后,我失去了好多同学和朋友,新的校区没有之前的大,也没有之前的新,但我依旧在学习考试。这个营子记录了之后的足迹,我这里吃饭,散步,购物,在这里看望住在学校外的同学,在这里照了毕业大头照。所有的店铺如今焕然一新,没有了三五成群的学生,没有了那个卖卷饼的推车,也没有了那家照相馆,走的时候我买了两个饼,之前学习完一天觉得一个饼足以慰藉空空的肚子,但是记得那天除了填满肚子之外,还有一种无比怀念的感觉,但那种怀念里面带着淡淡的忧伤,我没有那里在停留太久,因为我想下一站是对面的学校,我加快步伐,回头看了看那些关了门的商铺,脑海里想的是好年前它们的模样。

穿过马路,我来到了之前的学校,很遗憾,没有看到学校的名字。只是两头狮子孤零零地守在门前,进去之后发现所有的一切已是另外一番模样,代替学校的是一家医院,医院的楼是我之前的宿舍楼,记得以前能在宿舍听到外面打篮球和嚷嚷的声音,现在那个院子无比的安静,静得好像人们永远都无法发现它的存在。食堂已经变成平地,不见踪影了,图书馆也被改造成别的模样。再也无法从宿舍穿过那一片院子达到教学楼,我被看门的大叔阻拦住问明去向才得知,后面的教学楼也成为了医院,所以无法通过。

我想起那些无数个5点多起来去教学楼读书的日子,校园里一片寂静,尤其是冬天,天还没有亮,只有食堂才刚刚开火,从宿舍出发之前,我总是会自己煮一杯咖啡,偶尔咖啡的香味让室友从睡梦中醒来,对我嘟囔两句,但更多时候我是听着他们熟睡的呼吸声走出宿舍门的,到了漆黑的教学楼,我把电闸一推教室的灯就亮了,于是我开始自己的晨读。在学校的时候,我会一直泡在图书馆,一直到图书馆开始清人,我带着一颗收货的心回到宿舍,开始看那些美剧,在美剧里我找到了关于另一种学习,关于人生,关于思考的方式,跟现实生活不同,但足够让自己温存。宿舍多多少少像是一个避风港,不论心情累的时候或者大风大雨大雪的日子,总会把自己缩卷起来,有时候我会在宿舍一边听音乐,一边看着外面狂风呼啸,有时候靠近暖气,静静地欣赏北方的冬天。一直以来我的精神算是富足的,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没有任务打扰。我的学生生活就是这样度过的,我有我的床铺,我的教室,我的课本,这些在那个时候算是足以了。当然,我还有我的同学和朋友,他们一直会在我的心里有一个位置,永远都会有。

我问保安,是否可以在里面转一转,得到允许之后我围着那个圆形的花坛走了一圈,停留的时间比之前上学的时候要长得多,学生的时候总是迫不及待去完成下个目标,总是一刻也不停歇的去不一样的地方,至少,那个时候我并没有围着校园转好几圈,但是那天,我一边走,一边抬头看着蓝蓝的天空,无边无际,看着我们的是教学楼,我在想:是不是最后你把我们抛弃了?好像我们变得无家可归。但你依旧在我们心中,久久地,都不会忘记。保安说,之前也有人来这里说这里是自己的学校,我想没有忘记的不只是我一个人。因为在这里的每个地方,有我们的青春路过,就是在这里我们憧憬未来,我们开始一个人在这座城市寻找,工作,生活,努力地活好每一天。

离开的时候,夜幕降临,我加快步伐去找回来的公车,走在那一排大树旁边,感觉好亲切,仿佛看到了多年不见的好友,那些树看着我从青春年少走入职场,我还是像之前一样背着书包,我想那个时候只要是学习累了,我会背着书包去附近走路,走长长的路,不曾感到肩上的书是沉甸甸的。但那天,书包里不是那些书本,而是我的简历,我把中文和英文的简历打印了好多份,开始在这座城市第二次寻找。天色越来越暗,我坐上了回来的公交车,慢慢地路边的树变成了一些小的店铺,再渐渐地变成了高楼,我回来了,我在心里跟自己这样说。

那一天,有感动,有小确幸,也有些稍许的难过。

我一直在问自己我要成什么样的人,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一句话说:成为你想遇到的那个人。

我觉得我找到了答案。

生活要继续,就像洋葱会让我们流泪一样,那又怎样,想看到生活最本质的东西,就不怕受伤和流泪。


写在后面:

其实,我很少写关于这样的文字,也很少记录像流水账一样的生活,我总是把生活和故事用简练文字写出来,有时候是一句话,更有时候只是一个词。这篇文章有些长,我想这是不加任何修饰最质朴的情感。关于回忆的画面太多太多,我无法一一都写出来,我想我会慢慢收集这样的画面,慢慢地写出这些故事和情感。我是一个矛盾的存在,活泼又安静,小心又疯狂,偏执又随和,敏感但又看得开,我依旧在自己的世界里努力地活着,希望你们也是。

keyong

时间沙漏

离开家的这天,没有了夏日的炎热,天也阴沉沉的,窗外好似布谷鸟的叫声在清晨显得格外清脆,今日有雨吧,我想。是我喜欢的天气。我像之前离开家一样:背着行李。我嘱咐父亲注意身体,母亲陪我到坐车的地方。就这样又一次离开家,感觉时间就像沙漏,在指尖溜走,缓缓地,不慌不忙。

之前,最怕的是医院,知道父亲这次住院的消息,我并没有感觉多怕,只是祈祷不会有什么大事,于是匆匆赶家赶,火车上,很安静,往窗外望去,一片漆黑,隐约的灯光在黑夜里暖暖的,好像希望一样,知道一切都会安好。我闭上眼睛在火车的轰隆声中睡着了。

生活充满了太多变数,我想我还有些暖暖的力量在心里,像以前一样,我还以为我不再会有这样的力量了。生活在变,但也平衡,有多少人消失在你的世界里,就有多少人出现在你眼前。千里搭长棚,没有不散的筵席。amei也在歌里唱:人变了心,言而无信。

还是不太习惯无所事事的打发时间,感觉没有了灵魂,傍晚,沿着街道快走,微风略凉,在时间的沙漏里我等着属于自己的那些可以继续的力量,依旧没有想过放弃,命运是什么,还不曾深想过,只是内心清楚,来来回回,终究自己是要到哪里去的。人生一世,草木一秋,都是过客般的存在。唯独自己是属于自己的。

我想念那些逝去的亲人,在时间的沙漏里,离别也会变得越来越多,你们的脸时长会出现在我的脑海,你们的话语也一直在耳畔回响,亲爱的你们请不要忘记,你们一直被我们深深的挂念着,在时间的沙漏里,唯有爱永恒。

 

“能不能答应我
分开时候放心回头看我
让我明白牵挂着你的手
松开后能拭去泪向你告别挥手”

 

 

虫的未知名

我在路边行走 炎夏 潮气依旧泛滥

这是家乡夏季的特点

街角 我发现了这只虫子

熟悉的 我说 至少是在小的时候

但 我依旧没有想起这只虫子的名字

只是 童年的时候 和玩伴追逐着 捉虫

我惊叹于时间赋予的一切

我忘了这只虫的名字

就像 我忘了一些乡音一样

所以 这只未知名的虫子将童年里的乐趣减去了一些

时间会把一切都变得未知名

刻骨铭心会变得云淡风轻

所以 我们一直在记忆 也一直在忘记

夏季 家乡的一切都没有变

只是身边的人在变老

无声无息地

就像这只未知名的虫一般

躺在那里 静静地

让人从身边走过去

 

 

七月语

七月在炙热中逝去

忙着离别,忙着回家。

忙着收拾所有的一切。


7.16 

渐渐地

变得什么都没有

也没有了情绪

和任何的种种

波澜不惊也变得淡淡地

生活还得继续

意外会发生

惊喜也是


7.25

我想让文字不再有抑郁的种种

包括那些别离也可以写得洒洒脱脱

结局就是这样 都逃不开分离

但缘分可以长情 

无论亲情 友情 爱情


7.26

我想我不会害怕 

毕竟有些事情要顺其自然

有些事情无法预料


7.31

七月的最后一天

这是盛夏吗?

没有时间在乎了

没有了情绪

没有了所有

一切从简 从心

回到原点

我在心里默默祈祷

希望一切都好 

时间里的不慌不忙

00:00/00:00

<1>

心头的情绪,像是夏季的风,温热,清爽,让人清醒,渐渐地进入真正的夏季,迎来蓝天白云,傍晚车辆依旧让城市喧嚣,然而,脑海里却异常地祥静,一步一步地走,寻寻觅觅,到头来,那些温柔依旧没有变,变得是更加清醒,更加自由,更加没有期待,更加平和,夏季不本该是最狂躁的季节吗?我在心里默念。

<2>

酸奶太酸加了蜂蜜,没有特别的味道,加了葡萄干进去,吃起来别有滋味,生活也是这样,我们遇见,我们互相渗透,互相影响,我们互相改变,直到别离。

人,总是到最后方可善罢甘休,不管是快乐的,还是痛苦的,都一一会在心里留下像山川一样的痕迹,有时候在想:如果停止喜爱和坚持的一切,生活会变成什么模样?或者不再写文字,不再记录那些情绪,几年后的自己将变成自己喜欢的样子吗?人,也总是在开始满怀期待,才会到最后一无所获,父亲经常说: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我一直不太明白,到现在也是,从来没有对万物有过期待,但对自己依旧期待满满,之前看到一句话是这样说的:”你要让自己变成你想遇到的那个人。”所以,人,终将是自己跟自己修炼,自己懂,便可。

<3>

好像这座城从来没有清醒过,唯独下几个天地雨方可滋润万物,我在雨里行走,心怀惬意,太久了吧,在这里,不算时间也不会被吓一跳,我想起刚刚来这座城的自己,岁岁年年,什么都在彼岸;依旧在这里穿梭,从来没有在意过这里的日落,我是一个容易妥协的人吗?或者说只是太固执?

依旧,不太明白生活,没有对错吧?没有好坏吧?或者没有得失吧? 只是,这样安静地走着,走着,突然到了日暮,又突然迎来日出。在时间里,我们都终将输得一败涂地。

<4>

我还是那颗树,久久地站在那里,看着万物,我想我需要更多的力量和勇气去将生活一层层剥落。淡淡地,没有丝毫的执念。

正值盛夏,再没有看到高高的树,也没有听到知了的声音,依旧在这里城市体验着生活的万变,我怕我不再爱这个世界,不再喜欢下雨,不再有暖暖的力量;但,我想我还可以微笑吧。

我在这个夏季,慢慢的行走,慢慢地流汗,慢慢的接受时间赋予地一切,不慌不忙。

碎片

00:00/00:00

生活续

“情绪只是瞬间的存在,下一秒便把刚才的所想全部丢在了脑海之外,成长永远都是属于自己的,关于那些碎碎念,已经不再关乎生活的细节,来来往往,我们告别,我们继续行走,偶尔停下来,原来,已经不是在原点,有些改变是无法刻意去觉察的,但已经慢慢流入血液,惊叹于那些改变,最后变成了历经所有生活想让我们成为的样子。整个冬季都是慢慢地,静静地,依旧看着那些书,历经无止境的恢复。”

定格

打开网站,文字定格在去年12月的某个冬天,惊奇于那些不能消化的情绪之后像空气一样消逝的转变,很少,些流水账式的文字,但,也想着那岂不是更贴近于生活的本质!这样观望地走着,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冬天,知道春季才恍然大悟说,生活没有起点和重点,中间的起起伏伏必将使自己成为将来想要成为的人。一切都很安静,可能在乎的比从前少,这样没有回头,一直走着。

 

往来

去年冬天是第二次回北京结束的日子,去年春天再次回来的时候,依旧没有像想象中可以肆无忌惮没心没肺地大笑,试着再次开始生活,没有任何打扰,期盼或是等待,只是静静地,一切都恰到好,只是偶尔稍稍的起伏,也被自己劝了回去,何必呢?到底是为了什么?一边生活一边发现,然后将其埋葬到合适的地方,继续行走,只是这样。

车站

历经了那些本来可以写出很多多故事的生活,到头来,却也是两三句的事情,只是经历的时候,每分每秒都印在脑海里,比如那些车站,那些等候,那些车里一秒一秒流逝的时间,来来回回,我想只有在将来的某天才能大彻大悟,这些种种到底以为意味着什么。

 

春天

看到有些地方依旧在下雪的视频,开始怀疑春天所有的一切,也是在春天回到这个熟悉的环境,同样是在春天过自己的生日,一切都与春天有关。当然也有些意外,这是生活在所难免的,只是默默地祈祷,告诉自己心诚则灵。

不写字的时候总是会在音乐,书籍,语言当中寻找自己,觉得这些都是是良药,人与人之间容易中毒,只有良药才能彻底治愈。

 

 

下一站…是冬季吧!

00:00/00:00

文字略显单薄,不及那一次又一次涌上心头的情绪,良久,在街道行走,良久,在一个个路口张望,天空湛蓝,秋高气爽,微凉的风穿过脖颈,酝酿已久的文字也随着这秋风不知道吹到了何处,我搓了搓手,拍拍臂膀,望向远方的街灯,夜幕降临,城市的霓虹依旧张灯结彩,总觉得北方的秋天有些悲,可能地大物博,显得人是那么渺小,好像一不小心,所有的一切都像指缝间的沙粒,飘向哪一座城墙脚下,看着人来人往,终日彷徨。

好像,被时间抛在了哪个星球,曾以为我与时间是最好的朋友,再怎么慢,它都会带着我,走向彼岸,到头来我依旧这里张望,而时间跑去结交了新朋友,怎么可以这样,还没等我好好与它相处,就被画地为牢,久久地,为了跟着它一次又一次说:那有什么,还不是得一分一秒地过。你看,我们终究会输给时间,无论我们多久与它为伴,到头来,还是它有春风,你有秋悲。什么时候开始觉得,时间也是过客,时间也是时间过客吧?!

恢复得太久,太久,久到连自己都佩服自己的耐心,忘记了这是第几个秋季,街道上的枯黄的落叶散得满地都是。又该离开了,在这里度过了春季,夏季,在秋季与朋友别离,太多的感谢在心里,“该走了”我在心里默念。我想,生活是这样吧,一段又一段的旅程,回首,已经是另一个秋。再见了,那些红色的城墙,那些绿荫,那些窄窄的路。

雨天,稍冷。心情渐渐变得平缓,这样的天气很是少见,稍稍的雾霾,大气的味道愈发浓烈。写了又删删了又写的文字怎么也表达不出心中所想,远处,学校的铃声在夜晚显得如此庄重,那样的校门离开太久,还没有太明白到底一个孩子好还是做一个大人好,总是在一些变数中悟出一些道理,生活不该是平坦的,越是平坦越是理所当然。

阳光散满了整个车厢,一股暖气袭来,这才意识到公车开始供暖了,不是前几周还是冷气吗?开始喜欢暖暖的阳光,车上的老人蹒跚地上下,季节的交替,生命的交替,总是一眨眼便是另一处风景了。

无意间进到大学同学的空间,那些稚嫩的脸依稀清楚地记得,仿佛就在昨天我们互相在雪地里校园里笑得没心没肺,加油,那些可爱的人们,无法言语的温暖当中有一歉意,我们终将在青春的身后各自天涯,愿你们安好,愿你们的笑脸可以抚慰生活里一切疼痛。

周末,阳光明媚,温度恰到好,是那种温暖到心里的天气,背着电脑上课,依旧坐在公交车的最后一排,听着Amei唱:再处心积虑终究事不关己,哪来的勇气,我就是不灰心。车上的人不是,往窗外望去,阳光洒满大地,一直喜欢的北方的秋天,稍稍的悲凉背后有一种释怀与宽容力量。

从来,没有这样做过公车看过这座城,人们在秋季拍着那些轻落的枯叶,银发的老人,带着南方口音的大学生,一代一代,我们告别那些幼稚的年代,挥别青春,慢慢开始考虑那些生活里貌似现实的问题,我想,曾几何时,我也像那样,跟三两同学一起讨论着那么功课,那些同学和老师,转瞬间,只剩下可以回忆的画面,愿所有曾经的遇见都安好,那些早已失去联络的过往也都安好。

秋天,早已到来,没有了时间里书面的情绪,但,渐渐一些感觉慢慢恢复,神经也开始稍显活跃,慢慢地,我走进了这座城的深秋,冬天又要来啦!